您的位置:首頁/華文影視
視聽室
华文影视广告
影視圈
網播量造假視頻網站“背鍋”?打破唯播放量單一評價
  中新網4月25日電 近日,由靳東、江疏影、辛芷蕾、李乃文、李宗翰等主演的都市情感大戲《戀愛先生》在北京舉行了開機儀式,辛芷蕾在該劇中出演靳東的“夢中情人”顧遙,與靳東、李宗翰、李乃文上演了一場錯綜複雜的多角戀。   據悉,辛芷蕾在該劇中出演魅力校花顧遙,是靳東的同學,也是靳東所飾演的程皓的夢中情人,即便在多年以後,也讓程皓依然對她念念不忘,是個美麗大方、才華橫溢的女性角色。開機當日,辛芷蕾同主演靳東、江疏影、李乃文、李宗翰等一同到場助陣,辛芷蕾身穿黑色小西裝,率性幹練,整個儀式過程中,幾位主演間不時相互嬉鬧,氣氛歡樂融洽,而在主創合影環節,眾人更是大開腦洞,爆笑玩轉3D立體畫,辛芷蕾時而氣場強大魅力十足,時而可愛搞怪萌力爆表,讓普通的開機儀式變得更為時尚歡快。   今年辛芷蕾先後拍攝了清宮大劇《如懿傳》、大IP玄幻劇《鬥破蒼穹》以及古裝傳奇劇《狼殿下》,美豔的造型,走心的犀利眼神和強大的禦姐氣場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此次在《戀愛先生》中辛芷蕾所飾演的魅力校花顧遙,也將與“老幹部”靳東、李乃文、李宗翰等上演一場錯綜複雜的多角戀,盤根錯節的人物關係,複雜多變的內心戲,可謂看點十足,同樣令人期待。
  中新網北京4月25日電(記者 張曦)24日,由大鵬(董成鵬)導演的第二部喜劇電影《縫紉機樂隊》,在北京舉行“出道”發佈會,大鵬以樂隊經紀人的身份,帶領樂隊成員喬杉、娜紮、李鴻其、韓童生、曲雋希宣佈“縫紉機樂隊”正式出道。   電影《縫紉機樂隊》講述了在大鵬導演的家鄉小鎮集安,幾個背景各異的小人物組成了一支搖滾樂隊,共同追尋音樂夢想的故事。   發佈會上,導演大鵬以電影中的新造型率先亮相,坦言選擇出演樂隊經紀人,是因為樂隊成員們都找到了最合適的演員,隨後主唱喬杉、貝斯手娜紮、鼓手李鴻其、吉他手韓童生和鍵盤手曲雋希,均以戲中的造型依次登場。   記者瞭解到,為了組建這支樂隊,原本不擅長樂器的成員們,都在電影開拍前花時間學習了電影中將要演奏的樂器,以求讓電影中所有與音樂有關的段落都以最真實的狀態呈現給觀眾。   當天,知名音樂人趙英俊作為電影的音樂總監也驚喜亮相,他表示專門為這部電影創作了“一摞好聽的歌曲”。導演也提前爆料,“縫紉機樂隊”將在六月發佈跨界合作的首支單曲,這將是一支有代表作的“真樂隊”。   飾演樂隊貝斯手丁建國的娜紮,坦言在看劇本的過程中始終興奮地腦補畫面,決心要演好這個酷炫叛逆、充滿了挑戰性的角色。為了更好地呈現人物,娜紮在電影開拍前專門學習了貝斯。導演現場爆料,拍攝時原本準備了手替的段落,竟然發現一直默默練習的娜紮比手替彈得更好,於是由她親自上陣完成拍攝。   縫紉機樂隊中的主音吉他手楊雙樹則由老戲骨韓童生扮演,他與扮演鍵盤手希希的小童星曲雋希,年齡差有54歲。年僅8歲的曲雋希現場與李鴻其合作,清唱了一首搖滾版的兒歌“蟲兒飛”,形容00後眼中的搖滾是“大家特別開心地在一起,聽特別嗨的歌”,引起一片爆笑。   而韓童生作為絕對的實力演技派和認真敬業的前輩,不僅拍攝前在兩個多月裏瘋狂上了四十多節吉他課,還與大鵬導演一起去看演唱會感受搖滾樂,在拍攝現場也不放過任何練習吉他的機會。他表示,因為角色改變了對搖滾的看法。   曾與大鵬導演有過合作的馮小剛、徐克、許誠毅三位導演,均對大鵬執導的第二部作品《縫紉機樂隊》送上了祝福。   據悉,電影《縫紉機樂隊》將在今年9月30日上映。(完)
  “亞洲天王”周傑倫是80後、90後兩代人的青春,從《愛在西元前》、《雙節棍》、《說好了幸福》、再到當下火得一塌糊塗的《告白氣球》,周傑倫從不羈的青年偶像變成了父親,而聽著他的歌總是能讓人引起濃濃的“回憶殺”,他的歌曲甚至他本身,都帶有一種濃濃的情懷。而他的影響力也不僅局限於音樂影視領域,而且在商業領域的影響力也十分巨大,日前由他加盟擔任“最強創意顧問”的愛尚傳媒拋出一份融資定增方案,公司市值在短短一年內市值從2.8億翻翻到近6億,其中周傑倫、方文山的加盟也起到不小的作用。   周傑倫商業影響力“地表最強”投資事業版圖風生水起   音樂怪才周傑倫影響力也不僅局限於音樂影視領域,他的“地表最強”巡迴演唱會正在各地火熱巡演中,而他在商業領域的影響力也十分巨大,他在商業領域也是“風生水起”。從2005年開古董店,到球鞋服飾店PHANTACi及個人文創品牌MRJ、星品庫等潮流電商等領域後,周傑倫近日還與一家知名投資機構涉足電競網咖領域成立“魔傑電競館”。   雖然早期投資的古董而被稱為“周董”的古董店現在已經沒有了,但這些不影響周傑倫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周董”,而且影響力也越來越大,由周傑倫、方文山加盟擔任公司最強創意顧問及首席文化官的愛尚傳媒,近日更是在周傑倫、方文山的影響力助推下,公司業績實現5倍增長公司市值從從2.8億翻翻到近6億,這家公司也是優酷《火星情報局》和愛奇藝《姐姐好餓》等爆款影視劇的幕後推手,而公司今天取得業績和市值的增長與著實為“小公舉”十分長臉。   周傑倫與方文山音樂將改編影視 《蒲公英》將開發成網劇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周傑倫與方文山不僅只是加盟愛尚傳媒,而且公司還已經取得的10部周傑倫X方文山的超級音樂IP影視改編權,並將由方文山擔任CEO的 “愛尚文山流”負責這些音樂IP影視運營和開發,作為“最強創意顧問”的周傑倫也在發佈會上表示自己近幾年也寫了5、6部電影劇本,也將與愛尚傳媒合作拍電影,而這10首音樂IP包括《蒲公英的約定》《愛在西元前》《說好的幸福呢》《親愛的那不是愛情》《三年二班》等影視畫面感極強的音樂,而且每一首都是經典曲目,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歌曲會被拍成網劇或電影,其中《蒲公英的約定》也已經正在籌備中將最快呈現給大眾,而且將由方文山擔任總導演。   作為這些音樂IP的原作者之一方文山坦言音樂IP影視化是他一直以來的願望:“一首歌只有四到五分鐘,要完整講述一個故事很困難。我寫歌的時候只有情緒,沒有故事線,一直覺得很可惜。這次合作實現了我多年的願望,我選擇用文字透過音樂,再影像化.。。”。目前國內音樂IP影視化已經有不少成功的案例,比如高曉松的《同桌的你》,2014年取得4.55億票房,何炅的《梔子花開》,2015年取得3.79億票房,而同樣的是,周傑倫與方文山的這些歌曲也都帶有濃濃的情懷,紀錄著幾代的青春,相信將引發80、90後的集體“青春回憶殺”
  在評委的選擇上,戴玉強和王佩瑜固然是各自領域的翹楚,但是美聲和京劇愛好者,會因為他們來關注《跨界歌王》嗎?也不見得。更何況,同樣“跨界”的評委,實則難給出專業的點評和建議,從這一點,又和競演歌手本身就是專業評委的《歌手》系列有不小差距。   第二季沒有吸取經驗改進節目   這幾年的音樂真人秀節目,真是你方唱罷、我即登場,有時候不同節目的接檔,甚至到了你還沒唱罷我就登場的程度。比如就在2017《歌手》進行到最後一期,北京衛視也推出了第二季的《跨界歌王》,填補了《歌手》之後的音樂真人秀節目空當。   當然,和《歌手》相比,《跨界歌王》無論是音樂性、影響力,都不是一個等級的,它更像是音樂類真人秀節目裡的一個細分市場。不過,從去年第二季《蒙面唱將猜猜猜》的成功可以看到,細分市場其實也是大有可為的,只是想要在這個市場立足,除了節目的概念有新意之外,整個執行的環節,也需要面面俱到。   《跨界歌王》有著一個不錯的概念,讓演員以歌手的身份來到舞臺,展現自己的才藝,並且進行相互之間的PK賽,創意有了、懸念有了,話題也有了,似乎這個節目離成功也已經不遠了。   但好的概念並不代表一定有好的執行,從第二季《跨界歌王》已經推出的兩期節目來看,它並沒有像《蒙面唱將猜猜猜》那樣,在汲取上一季的經驗教訓後,進行細節的優化與改良:第二季突出了推理這個支點,所以讓節目懸念叢生,很快成為去年音樂真人秀節目中的一匹黑馬。   而《跨界歌王》第二季除了加了一個並沒有什麼實際作用的“人臉識別”和心率測試(當然廣告商的要求不能拒絕),並沒有讓人眼前一亮的新設計。舞美效果缺乏現代感,過於空曠的舞臺甚至難以讓人將注意力集中在歌手身上。千萬不要小看舞美對於一個節目的影響,哪怕它並不直接影響收視率,但去年《夢想的聲音》那種高規格的舞臺和燈光設計,確實是給節目加分不少的。   對“跨界”歌手和評委的選擇沒有章法   《跨界歌王》最大的問題,其實還是界的問題。《跨界歌王》的“人設”,決定了它不能被做成一檔完全以音樂為載體、以競演為核心的節目,即使這個節目請來了撈仔這樣的大咖擔任音樂總監,但強調節目的音樂屬性,只會暴露跨界藝人在演唱上的硬傷,甚至也會讓舞臺上的藝人覺得彆扭。   作為一個綜藝型節目,《跨界歌王》在參演藝人和明星評委的選擇上,也顯得沒有章法。既有陳建斌這樣的老戲骨,又有梁譯木這樣的小鮮肉,從佈局來看雖然很寬泛,但一個節目往往會有一個相對比較多的年齡受眾群,過於追求大而全,反倒會兩頭不討好。與此同時,《跨界歌王》請演員來參與節目當然沒錯,但它更應該請的,不是劇迷熟悉的演員,而應該都是像姚晨、陳建斌這樣,不看電視劇的人都知道的藝人來參與。畢竟,對於《跨界歌王》這樣的節目,它更需要的是用明星作為支點,因為這個節目本身,還沒有達到可以捧紅評委和藝人的程度,更需要借明星為平臺造勢。   同樣的,在評委的選擇上,戴玉強和王佩瑜固然是各自領域的翹楚,但從娛樂吸睛的角度來講,卻沒辦法完成收視率分配下來的任務。尤其是王佩瑜,大多數觀眾首先還得先搜索一下,才能知道她的來歷。但是美聲和京劇愛好者,會因為他們來關注《跨界歌王》嗎?也不見得。更何況,同樣“跨界”的評委,實則難給出專業的點評和建議,從這一點,又和競演歌手本身就可以當專業評委的《歌手》系列有不小差距。   當然,《跨界歌王》也不是沒有局部的亮點。從前兩期節目來看,江珊和姚晨的演唱就讓人眼前一亮,雖然她們此前都公開唱過歌,江珊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已經影歌雙棲,甚至拿過一個“歌手獎”,這次也讓年輕一代的觀眾知道她在歌唱上的造詣。通過這次節目,無疑會加深人們對“歌手江珊”、“歌手姚晨”的印象,這種節目與藝人共贏的結果,也是節目獲得成功的要素之一。   同樣讓人眼前一亮的,還是苗圃在第一期節目中的發揮,尤其是一首《黃土高坡》,甚至大有譚維維《給你一點顏色》那樣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現代結合的風采。但就是這次最精彩的表演,最後演唱者本人卻遭到了節目組淘汰,從音樂的角度,也確實有點讓人看不懂。   □愛地人(樂評人)
  如果說這個劇真的有什麼錯,那就是事前炒作“專業性”、“嚴謹求實”過度,所謂“一粉抵十黑”,許多“正午”的粉絲非但沒有起到維護“愛豆”的作用,還搞得到處招黑。   截止到昨晚,《外科風雲》已經播出了13集,認真看了一部劇的近三分之一後再來談談這部劇,應該算是理智的。在該劇播出第一天之後,網上就出現了一大批給該劇挑刺的言論,且不說兩集對於一部45集的劇來說是否能看出真容(當然某些看了15分鐘就可以鑒定爛劇無疑的不在此列),很多質疑在我看來都是很可笑的,尤其是對於醫療求真到了近乎變態的地步,在一個根本沒有真正行業劇、所有的行業劇都能拍成愛情劇的行業現狀下,是多麼可笑。   該劇的出品方正午陽光在悶頭做了多年叫好不叫座的傳統劇集後,2015年因《偽裝者》和《琅琊榜》兩部網紅劇強勢崛起,被譽為“國劇良心”。雖然一定程度是事實,但確實也有被高估的成分,同時也掩蓋了該團隊創作出的作品存在的問題。這一次,很多吃瓜群眾其實被激發起了濃濃的逆反之心——畢竟這是一個此前不斷標榜“良心”、“細節控”、“強迫症”等特質的團隊,他們犯錯似乎格外不能被原諒。   在本資深國劇愛好者的眼裡,本劇除了男主角的人設過於無聊老套、編劇選取的病患都是“神經病”以外——這點即使不能說嚴重失真,至少也是極端的,因為絕大部分人對於醫院是忐忑的,面對醫生是謙卑的,沒有什麼大的問題。無論是故事的核、事業、感情和男主角的任務線都在有條不紊地推進,連前兩集備受抨擊的女主角人設也逐漸豐富和可愛了起來。   如果說這個劇真的有什麼錯,那就是事前炒作“專業性”、“嚴謹求實”過度,所謂“一粉抵十黑”,許多“正午”的粉絲非但沒有起到維護“愛豆”的作用,還搞得到處招黑。比如,我之前非常不喜歡這個團隊的兩部作品《他來了請閉眼》和《如果蝸牛有愛情》,不管用什麼“良心”、“細節”、“構圖”等詞彙來粉飾,就是單純的難看,純粹故事講述上的難看。但在那段時間裡,你如果敢在社交媒體上發表這樣的看法,哼!你死定了,一大撥腦殘粉正在趕來的路上!此類爭端,讓許多正經觀劇的觀眾、劇評人被逼成了正午黑。   對於一年半以前才知道直男癌和CP為何物的團隊核心們來說,他們見識到了除了創作以外的難題,包括行銷的定位和尺度,還有粉絲這種可怕的物種。《外科風雲》被挑刺兒,主創們發佈了道歉書“躺平任嘲”,這個團隊就不是“國劇良心”了嗎?很抱歉,它依然是。   該劇演員李佳航在一次採訪中,說到了一個細節,某一場戲陳紹聰(他的角色)太累了去天臺抽煙,道具師給他拿來了7種粗細、貴賤、國產或進口,細節不同的煙,讓他依照陳紹聰的性格和財政情況自行選擇,是選爺們一點的,還是經濟實惠一點的,他說千言萬語都不及這一件事能讓他在那一刻更深刻瞭解這個團隊,這個時候,我不好好演戲內心是有愧的。   要知道,鐵證如山的“摳圖不自賞”從頭至尾未有一絲一毫的道歉之意,片方不斷說著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話為兩位主演洗地,高下立現。能讓演員感覺自己不敬業就有愧於工作的團隊,在內地電視劇產業中不說唯一,至少也是鳳毛麟角吧。只是粉絲們,行銷號們長點心吧,不然“正午”敬業的工作人員們累死累活地摳多少細節都沒用,畢竟只有千年做賊的沒有千年防賊的,不是每個道具師都給演員準備七種香煙,但“找茬”遊戲誰都會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