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華文影視
視聽室
华文影视广告
影視圈
“優質偶像”標籤後的王力宏:潮流在變,我沒有變
  中新網北京1月16日電(記者 宋宇晟)電影《捉妖記2》16日在北京舉辦發佈會。沙溢、胡可與安吉、小魚兒一家四口集體亮相,同時《捉妖記2》視效製片人Ellen Poon(潘國瑜)也透露了電影幕後製作的花絮。   記者注意到,在現場放映的“好運推廣曲”《胡巴胡吧》MV中,沙溢一家四口集體出演,整個MV以孩子為主。對此,沙溢笑說,“我這個年齡拍這麼有童趣的MV,一下感覺自己也像上幼稚園大班一樣”。   談及錄製MV細節,胡可坦言,兩個孩子拍攝的時候自己和沙溢其實不在現場。“爸爸媽媽不在的時候,他們表現得更好,所以我覺得家長應該多放手,給予他們成長的空間,這樣孩子會給你帶來更多驚喜。”   當日,《捉妖記2》視效製片人Ellen也出現在發佈會現場,並借助視頻演示了片中動畫形象的製作過程。她透露,電影中“胡巴”等動畫形象最初都只是一張張手繪圖。“我們先做出設計和概念圖”,隨後還要經過建模、打燈、合成等步驟最終呈現給大家,“整個製作歷經了三個多月”。她還表示,影片中的這些動畫形象“身價有幾個億”。(完)
  1月4日,桃樂絲在她的社交媒體上發佈一張照片:她抱著自己的愛貓吉歐,配文寫道:“再見,吉歐!我們要出發去愛爾蘭了。”然而,一語成讖,這句“再見”成為她與大家的永別。   愛爾蘭國寶級另類搖滾樂隊小紅莓昨日發表訃告,確認主唱桃樂絲·奧裡奧丹於當地時間1月15日在倫敦一家酒店內猝然離世,年僅46歲。近日桃樂絲及樂隊正在倫敦進行錄音工作,目前她的死因尚未披露,據稱是因為家屬希望保留隱私,不被外界打擾。   “她希望11月能來中國巡迴。她很喜歡中國,說中國給她的感覺像一隻貓。”去年9月,高曉松曾經發微博這樣描述桃樂絲。   “國寶”樂隊裡的靈魂人物   小紅莓樂隊與U2樂隊、恩雅並稱為愛爾蘭的國寶級藝人,1989年成軍。截至目前,全球唱片銷量超過2500萬張,被視為愛爾蘭歷史上最偉大的另類搖滾樂隊之一。其所以另類,就在於他們在傳統的搖滾樂中融入了愛爾蘭本土民謠曲風。   樂隊原名為Cranberries Saw Us,是受一部以小紅莓醬(Cranberry Sauce)為主題的歌劇有感而發命名的,後來桃樂絲加入後提議改為現在的名字The Cranberries,因為簡短好記。小紅莓樂隊共4名成員,其他3人分別為兄弟倆貝斯手邁克·霍根和吉他手諾埃爾·霍根、鼓手弗加爾·勞勒,當年樂隊組建後不久,原主唱奈爾為謀求個人發展選擇離開,並把好友桃樂絲推薦給樂隊成為新主唱。加入樂隊後,聲樂專業出身的桃樂絲很快憑藉美妙嗓音和創作才華成為樂隊的靈魂人物,尤其是她獨特的咽音發聲具有極高的辨識度,讓小紅莓在眾多年輕樂隊中脫穎而出。   1993年小紅莓樂隊推出首張專輯《Everybody Else Is Doing It,So Why Can’t We?(每個人都可以做,我們又有什麼不可以?)》,其中包括了樂隊首支暢銷單曲《Linger(徘徊)》。隨後短短一年的時間裡,美國MTV台開始大量播放小紅莓的MV,為樂隊吸引到大量粉絲。他們的第二首金曲《Dreams(夢)》在排行榜上更是成績不俗,進一步帶動了首張專輯的熱銷,最後在全球範圍內賣出800萬張,從此一發不可收拾,迅速成長為世界聞名的搖滾樂隊。   2004年,小紅莓樂隊宣佈暫停樂隊事務以從事他們各自的事業,桃樂絲也單飛發展,分別於2006年和2009年推出兩張個人專輯,還參演過由美國喜劇明星亞當·桑德勒主演的電影《Click(人生遙控器)》,在其中扮演一位婚禮歌手。2009年8月,樂隊成員們表示一直以來都非常掛念彼此,於是一致決定停止樂隊的休息狀態,重新出發,當年年底便開始進行北美巡演,2010年春又開展了歐洲巡演。   1994年時桃樂絲與著名英國樂隊杜蘭杜蘭(Duran Duran)的經紀人唐·伯頓結婚,婚後孕育了3名子女,可惜這段婚姻於2014年宣告終結。   童年遭遇猥褻 死前情緒“極度沮喪”   近年來桃樂絲一直深受躁鬱症所苦,2013年她在接受雜誌訪談時承認患有躁鬱症,甚至一度情緒崩潰,曾過量服用處方藥企圖自殺。桃樂絲認為自己抑鬱的癥結在於童年時曾遭猥褻:“那時我8歲,只是個孩子,而對方是個原本我全心信賴的人,猥褻持續了整整了4年。如今我也有兩個女兒了,看著她們,你會擔心她們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發生同樣的事,而你也會一次次想起那些不堪的往事……”2014年,桃樂絲還因在飛機上大吵大鬧並攻擊空乘而被捕,隨後入院接受了一段時間的精神科專業治療。從那時起她又產生了處方藥濫用成癮的症狀,她曾講過:“尤其巡演的時候,很容易給自己找到藉口,比如‘真的很難入睡,不然藥吃雙份吧’,於是你又吃了一份,可能就此再也不會醒來,所以我現在很當心。”   據外媒報導,桃樂絲近日的情緒已經達到“極度沮喪”的程度,去年小紅莓樂隊曾因桃樂絲椎間盤突出導致的劇烈背痛而取消原定的歐洲和亞洲巡演,其中也包括中國的北京、上海等場次,人們相信背部疼痛的問題加重了她的躁鬱症。不過桃樂絲一直還在通過努力工作和病魔頑強鬥爭,不久前她還通過推特向歌迷報平安,稱身體正在恢復當中。   她的最後一條社交網路文章發表於1月4日,是她抱著愛貓吉歐的照片,文章寫道:“再見,吉歐!我們要出發去愛爾蘭了。”沒想到一語成讖,這句“再見”成為與大家的永別。樂隊其餘3位成員發文悼念稱:“對於我們的朋友桃樂絲的離開,我們感到非常震驚和沮喪。她擁有非凡的才華,我們很榮幸自1989年小紅莓成軍時成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今天這個世界失去了一位真正的藝術家。”愛爾蘭總統邁克爾·希金斯也發表聲明稱對桃樂絲的離世感到“巨大的悲痛”,認為她和小紅莓樂隊為愛爾蘭乃至世界搖滾音樂帶來了深遠的影響。   桃樂絲:中國給她的感覺像只貓   桃樂絲高亢有力的嗓音和富於個性的愛爾蘭花腔,可以說是小紅莓樂隊的招牌。她從3歲起就開始練習唱歌,練就了一副天使般的嗓子,十幾歲時能彈得一手好鋼琴並且能進行歌曲創作。從美國歌壇天后蕾哈娜到中國的王菲、範曉萱等著名女歌手都或多或少受到過桃樂絲的影響。王菲還曾在王家衛導演的電影《重慶森林》中將小紅莓的經典曲目《Dreams》翻唱為《夢中人》。   2011年7月,小紅莓樂隊曾分別於上海大舞臺和當時的北京萬事達中心舉辦演唱會,這也是他們唯一一次在中國內地開唱。當時觀看北京演唱會的樂評人周儉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桃樂絲現場表現堪稱完美,歌聲幾乎達到錄音室級別,而且她在臺上相當活躍,不時與觀眾展開互動,向北京的歌迷朋友問好。   “當天的氣氛也非常熱烈,我身邊的觀眾基本一直都是站著的,跟著音樂揮動雙臂。尤其是唱到經典名曲《Dreams》和《Zombie》時,全場觀眾都起立大合唱,十分感人。”周儉說。   著名音樂人高曉松和桃樂絲是老朋友,去年9月他還去愛爾蘭海邊小城利默里克探望過正在那裡養病的桃樂絲及樂隊吉他手諾埃爾·霍根。他將三人的合影發到微博上,發文稱:“仨人愉快聊起許多過去和未來,桃樂絲的背傷基本好了,她希望11月能來中國巡迴。她很喜歡中國,說中國給她的感覺像一隻貓。”桃樂絲所以這樣說,因為她覺得中國人柔順、神秘、性格好,而且每次去中國商店,總有一隻貓舉起右手上下擺動……得知桃樂絲去世的噩耗後,高曉松昨天連發三條微博痛表哀悼之情:“想不到去年利默里克一別,終成永訣!懷念她憑虛禦風的歌聲,遺世獨立的風範。《曉說》曾長期用她的《Zombie》做片頭曲。向她致敬!”   本組文/本報記者 崔巍
  中新網北京1月16日電 (馬海燕 夏煜)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第三屆國際微電影盛典將於3月28日至29日在海南省海口市舉辦。記者16日從組委會獲悉,初步統計本屆盛典共徵集到各類作品7000餘部。   當日在京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國電影家協會微電影工作委員會會長谷國慶介紹,對徵集到的作品,已聘請公安部、全國總工會、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中央戲劇學院、中國電影藝術研究院的專家學者進行多輪評選。國家級的影視專家將對入圍作品進行最終評選,選出微電影優秀作品、紀錄片優秀作品、網路電影優秀作品、動漫優秀作品、VR(虛擬實境)優秀作品、國際優秀作品及優秀組織單位予以表彰。   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國際微電影盛典是由中國電影家協會授權的公益性、學術性官方微電影展映活動。中國電影家協會秘書長饒曙光表示,微電影盛典應就如何為微電影行業樹立標杆、微電影如何發揮“文藝輕騎兵”的作用去反映現實、如何使微電影健康發展而滿足人民的文化需求、如何推動社會進步等問題作出回答,發揮表率作用。   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副會長張丕民表示,該微電影盛典已成功舉辦兩屆,影響力正越來越大,對搭建平臺扶持微電影發展、挖掘影視創作人才、聚攏影視行業的新生力量,具有廣泛意義。   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著名導演尹力表示,微電影良莠不齊,品質仍需提高。據說中國有微電影節數十個,國際微電影盛典如何辦得“有特色、有門檻、有引領作用”,應從鼓勵原創、培養人才上下功夫,讓更多未來人才從中產生。   著名導演陳力寄語那些從微電影起步的年輕人:“不管做什麼樣的電影,都要真誠地拍自己想說的話,把感動自己的、想表達的拍出來。”(完)
  中新網杭州1月17日電(胡小麗)16日,由張靜初主演的公益題材電影《我的影子在奔跑》正式公映。據悉,該片講述了單親媽媽田桂芳(張靜初飾)陪伴並獨自撫養患有艾斯伯格綜合症(注:輕度自閉症)兒子修直成長的故事。   “艾斯伯格症在人群中的普遍性超出了我們的想像。”《我的影子在奔跑》導演方剛亮想像曾經坐在班級後排那些不太愛講話,比較封閉的同學可能就有輕微的艾斯伯格綜合症,“這樣的廣泛度沒有引起重視,讓我覺得有責任要告訴大家”。   影片中的修直就患有艾斯伯格綜合症,他孤僻少言,經常躁動不安,注意力分散,身體協調性差,會製造一系列麻煩,被所謂的“正常”人視為異類,並拒之門外,這一切令母親田桂芳身心俱疲。   然而,修直的世界卻充滿了奇思妙想:螞蟻是團結協作的家族聯盟,蜜蜂是精通矩陣的數學天才,母親田桂芳則變成了大聲嚷嚷的兇惡大灰狼……   而日前發佈的由9個自閉症孩子親手繪製而成的電影特別版海報——“12個世界”充滿想像的構圖與色彩搭配又充分呈現了這個群體愛與溫情的一面。   在一些人看來,《我的影子在奔跑》罕見地以艾斯伯格綜合症患者為視角,引導大眾去認識這個群體,並理解他們的世界:“孩子的主觀鏡頭都色彩飽滿,充滿詩意,或許他們眼中的世界真的是這麼美!”   但值得關注的是,導演方剛亮非常小心地處理了這個題材,沒有把它變成一場對艾斯伯格綜合症患者的獵奇與圍觀,在他看來與這個群體生活會產生溝通障礙,但溝通障礙也或多或少程度不一地存在于每個普通家庭,“我沒有刻意地去圍觀艾斯伯格綜合症患者,而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感覺到這個事情(溝通障礙)就在自己的身邊。”   此外,《我的影子在奔跑》也是一曲偉大母愛的讚歌。   由張靜初飾演的母親田桂芳,一直默默地為兒子修直遮風擋雨,小心翼翼守護他的成長,前後時間跨度長達17年之久,母子關係就如同一些觀眾對電影名《我的影子在奔跑》的理解:二人互為影子,如影隨形。   修直在影片中曾發出疑問:“當我迷路的時候,為什麼母親每次都能找到我?”對此,導演方剛亮認為田桂芳身上最主要的特徵是“有一股倔強勁兒,”而這股勁兒支撐起了影片的精神內核——母愛。   據悉,《我的影子在奔跑》由方剛亮執導,張靜初、龍品旭、黎兆豐等領銜主演,曾29次入圍全球各類電影節/展獎項提名,其中8次獲獎,該片已於1月16日在全國各大院線公映。(完)
  中新網杭州1月12日電 (劉文彬)“角色面臨的問題我在那個年紀也會遇到,拍完這部電影最大的感覺就是我被角色鼓勵,這就是‘無問西東’的意義吧。”近日,演員張震接受了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談及自己參與主演的電影《無問西東》中的角色,他如是表示。   12日,由張震參與主演的電影《無問西東》正式上映,他在片中飾演“張果果”這一角色,這也是片中四代故事主人公裡唯一的現代角色。張震透露,當初接演這個角色是因為他也在面對人生的彷徨,是戲中的“張果果”讓他找到了“面對真實自己”的力量,他也相信角色能帶給觀眾更多感動與鼓勵。   張震在片中飾演的角色雖然表面看起來情感起伏起伏不大,但他在電影尾聲的一段2分鐘16秒的獨白,卻將四段故事逐步遞增的感動推至影片最高潮。“愛你所愛,行你所行,聽從你心,無問西東。”幾句看似簡單的句子通過張震不疾不徐的溫暖聲音娓娓道來,承載了片中四代人的精神,而這也成為該片的點睛之筆。   張震透露,要在相對小的幅度讓觀眾感受到人物的情感變化,確實不容易。這段片尾口白的演繹是他非常重視的部分。“我之前在其他電影的拍攝過程中有養成一些錄音的習慣,這和王家衛導演有很大的關係,因為他會要求我放更多個人色彩在聲音裡,但是這次不一樣。”   記者瞭解到,為了達到最完美的呈現效果,張震先後兩次錄製電影口白,而導演最後採用的版本顯然也是很“張果果”的風格。張震稱:“我相信這一次的聲音會有比較多驚喜的成分,能讓大家聽到不一樣的張震。”   值得一提的是,張震在片中與老搭檔章子怡再度同片合作,雖然角色之間沒有直接的對手戲,但這是二人繼《臥虎藏龍》《2046》和《一代宗師》後的第四度共演,深深喚起很多電影觀眾對當年經典“龍虎CP”的懷念,也令不少觀眾直呼“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對於18年間的四度合作,張震直言:“拍電影緣分真的很重要。能和一個演員相遇好幾次,而且時間跨越這麼長,十分難得。距離《臥虎藏龍》快20年了,回憶太多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