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影視圈/楊潔版《西遊記》,孫悟空打戲如何“72變”?
楊潔版《西遊記》,孫悟空打戲如何“72變”?
2017年04月21日 09:20    稿件來源:新京報
內容摘要

  4月15日,86版《西遊記》的導演楊潔與世長辭。楊潔在拍攝《西遊記》時,排除萬難、領先當時理念,在技術、舞美、音樂、攝影等諸多方面的創新 始終為人津津樂道,而86版《西遊記》更是被無數人視為“陪伴了整個童年”的經典。回到一個孩子的角度,《西遊記》除了神通廣大的孫悟空、憨態可掬的豬八 戒、千奇百怪的妖精,最吸引人的恐怕就是孫悟空憑著一根金箍棒斬妖除魔的打戲吧?

  僅有一臺攝像機,楊潔是怎麼拍出精彩紛呈的武打戲的? 孫悟空、豬八戒、各路妖精的招式都是怎麼設計的?在簡陋的拍攝條件下,演員們有沒有遇到過危險?楊潔導演的《西遊記》和續集,在技術上有什麼變化……新京 報記者專訪86版《西遊記》武打設計林志謙、豬八戒飾演者馬德華,98版《西遊記》續集的動作導演曹榮,沙僧飾演者劉大剛等,揭開“歷經九九八十一難,取 得真經”的艱苦幕後。

  壹 動作訓練

  小白龍

  拿竹劍整天對著樹葉練

  林志謙,不僅是 86版《西遊記》二郎神的飾演者,還是這部劇的武打設計。他是武術大師萬賴聲的弟子。“我當時不想去,曾經有些劇組找過我,但我沒有興趣。後來在介紹之 下,還是和楊潔導演見面了。” 他回憶兩人初見,面對面坐下,楊潔正要開口,“她的一位老同事來找她看片,楊導說半個小時就回來,然後走了。我當時想,如 果她半個小時沒回來,我立馬回家。結果20分鐘她就來了。”他驚訝於她信守承諾,覺得這位女導演不拖泥帶水,講話親切,是性情中人。為了展示功夫,林志謙 拿起隨身帶的雨傘,在她面前比劃刀劍的動作。“當時房間裏有個大理石柱子很粗,我就赤手空拳在柱子上踢打。楊導笑說:‘太可怕了’,就這麼定了。”林志謙 6年的“西遊之旅”自此開始。

  因為功夫好,在楊潔的要求下,林志謙開始教演員用劍。當時的武術指導夏博華受了傷,林志謙正式兼任武打設 計。林志謙稱《西遊記》武打動作很難設計,“這跟拍《少林寺》不一樣。少林寺的演員是武術運動員,他們有對練的套路,一對二、一對一,像和尚對官兵的戲, 動作可以分解,分幾個場景拍。”而《西遊記》裏大部分演員不會武術,雖然不少人是戲曲演員,但戲曲元素在演員亮相時可以用,拍武打戲必須有“武術運動員的 套路”。“這要一個個教,半年時間都下不來”,林志謙說。

  於是,師徒四人的武打戲,要等白天文戲拍完了,林志謙晚上給他們“開小灶”, “我們在一起練,比如明天有一段武打戲要拍,先晚上把動作編好,等到現場開拍再講一遍,根據地形、景別再講,講幾個動作,拍幾個動作,專門教動作要點。” 孫悟空章金萊一開始學了套猴棍,可猴棍是象形拳,攻防的動作很少,只能再教些新棍法。

  “小白龍”王伯昭根本沒有武功底子。為了速成,林志謙想了一招,教他基本功,劈、撩、剁、刺、砍,然後讓王伯昭拿著竹劍整天在武夷山對著樹葉練。“他很苦,最後練得肩膀都不能動。等他動作做得很像,我就開始編動作。他也努力,戲不拍完都不走。”

  貳 動作設計

  豬八戒

  跳小天鵝舞,武打突出喜劇性

  《西遊記》裏各個形象的武打戲風格不一,這也是楊潔和武術設計有意為之的結果。

  豬八戒的飾演者馬德華談到武打戲動作設計時,說出了自己的心得:找到豬八戒性格的特點,要“打”出人物性格。比如猴子很矯健,舉手投足都有靈氣勁,而豬 八戒雖然身材蠢笨,但他也有靈巧的地方,“有個小蹦小跳的,兩個小腿搗騰一下,像是一個非常胖的人要輕盈地跳一個小天鵝舞,這在武打過程中都需要專門設 計。豬八戒的武打是帶有喜劇色彩的,反差一大,喜劇效果就出來了。”

  憶起當初,馬德華說:“我們每天都練功。武打設計林志謙對猴子和小白龍的啟發很大,因為小白龍沒有什麼武功基礎。”

  楊潔曾經贊許林志謙編排的武打動作都是以人物特點為依據,很符合她的要求:“比如在《掃塔辨奇冤》裏與小白龍對打的龍女,用的是海帶。他把藝術體操中紅綢舞的動作編排到了這場戲裏,一場海帶與劍的格鬥,可謂既巧妙又優美。”

  除了設計武打動作,林志謙後期也畫一些分鏡頭。編動作需要兩個人,他找過杭州、北京、福建武術隊的助手。“得有個人配合我,不然編的動作沒法做。一個當猴子,一個當妖怪,這樣編完的動作才能試驗。”

  到了1998年,楊潔續拍《西遊記》時,動作導演請的是香港的曹榮。曹榮認識中央電視臺電視劇製作中心的製片人,因此被推薦加盟《西遊記》續集。

  曹榮認為章金萊演文戲比較柔,因此把孫悟空的武打動作設計得“有力度”。這個時期,特技已經有了進步,因此曹榮每天都和特技總監研究如何讓特技的觀賞性強,力爭從打鬥風格到特技難度,把香港特技的先進經驗放在孫悟空的打鬥裏。

  而曹榮對豬八戒的武打設計,強調的是輕鬆幽默,每一場戲都希望有喜感、在動作方面能給大家帶來歡笑。於是他設計了一場戲,豬八戒拿著釘耙去捉蟒蛇精,但釘耙被洞口給擋住了,怎麼都拔不出來。這一幕引得眾人哄堂大笑。

  三 如何拍打戲

  “真在懸崖打,他們不摔死,我會被嚇死”

  眾所周知,86版《西遊記》拍攝的絕大部分時期裏,只有一臺攝像機,想拍出武打戲的閃轉騰挪和神仙妖怪的虛無縹緲絕對是件難事。楊潔在書中曾寫到:他們 “用兩個人推動的自行車來代替移動軌;在平板車上放個方桌,桌子上架椅子,攝像師坐在椅子上,人們推動三輪車拍圍移鏡頭……”想出各種各樣的土辦法,來拍 攝各種角度。

  林志謙說:“我們一開始是外行,後來時間長了才懂。當時攝像機跟電池是分離的,跟拍什麼,後面要有人拿著電池跟著跑,還要配合好。”

  為了安全,有些鏡頭也要投機取巧。林志謙回憶拍攝流沙河上豬八戒和沙僧的打戲,在一兩百米深的險峻懸崖峭壁邊,有塊不大的地方,但沒有防護設備。他擔心 出危險,只好拉到公路上拍。鏡頭只拍上半身,看不到公路。“要真在懸崖上打,他們不摔死,我也會被嚇死。楊導每到這種時候,就會害怕,擔心出事。她老問 我,我就說:‘有把握我才敢做,不能讓他們涉險。’我不想讓楊導擔心。”

  曹榮對於在北京密雲水庫拍《情斷黑水河》印象深刻。楊潔給了他 8天時間拍,最後剪出來只用了2分半鐘,這讓他感受到內地電視臺是追尋藝術的,跟拍電影的要求一樣。曹榮自嘲那時自己的普通話水準和現在差距很遠,溝通起 來困難不少。“動作片攝影技巧比較講究,所以簽合約時我特別要求要有‘操機權益’,我怕大家有矛盾,有了這個要求,跟攝影師就不會怎麼起衝突。”

  新京報記者也採訪了《西遊記》續集沙僧的扮演者劉大剛。雖有珠玉在前,劉大剛卻說接演沙僧沒什麼壓力。“楊潔和我很熟悉,她直接找到我。我會向閆懷禮學 習,但不會去模仿。我是戲曲演員出身,所有武打的戲我都能親身上陣。”比起86版,續集裏沙僧的武打戲多了很多,“這需要演員有點真功夫,需要有武打基 礎,楊潔用我們就是為了儘量減少替身,好看真實。”

  劉大剛印象裏最難的動作戲是《真假美猴王》,該戲在四川的一個山洞取景,環境又冷又 濕又潮,“我倒是沒有受傷,但是在冬天拍武戲會苦一些,因為吊威壓時不能穿太多。曹榮安排的武打戲很精彩,也很辛苦,你必須和他進行配合,見著妖魔鬼怪你 不打也不匹配這幾個取經人的風格。”

  肆 道具

  沙僧的佛珠五公斤,擔子裏放了十塊磚

  神仙妖怪使用的 兵器、法寶各式各樣、奇幻迷離也是《西遊記》的一大特色。林志謙告訴記者,場景大部分採用實景拍攝,但天宮、龍宮必須室內搭景。林志謙介紹,龍宮的地板全 是玻璃的,在攝影機跟拍攝場景中間放著大的玻璃水池,裝著魚,有氣泡,攝像機就跟著玻璃拍過去,這才有了“龍宮”對打時的氣泡。

  道具由道具組統一管理。林志謙說,由於經費困難,所以兵器大都是反復利用。“大鬧天宮”幾百人,請了不少群眾演員,這些兵器用過了就回收。等到大場景,再拿出來用。

  師徒四人的兵器則都有備用:“比如猴子的金箍棒有好幾根,從大到小都有,金屬的用來做支撐之類的動作,木頭的用來舞動。”

  所有妖精打鬥的道具,林志謙都要與特技師商量用什麼兵器會好看一些,劇裏的兵器比普通武術兵器更誇張。比如豬八戒用的耙子,跟做農活用的耙子不一樣。 “那個耙子做得很漂亮,但比重不對,稍微抓不好會一直轉圈。” 馬德華也回憶說:“釘耙不很重,關鍵是頭很重,但是杆很輕,需要隨時控制耙。”

  劉大剛飾演沙僧,挑的擔子卻很重,“前後都放了五塊磚,脖子上的佛珠五公斤,掛在耳朵上的是女生用的銅鐲子。”使用沉重的道具是劉大剛與楊潔達成的共 識,因為在山坡和海邊拍戲,必須要挑重物才能有負重,“雖然楊潔沒有要求,但我自己提出這個意見,因為要對角色負責任,只有用真實的道具,沙僧才能一看就 是一個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的人。”

  曹榮最得意的兵器設計是《受阻獅駝嶺》裏象精使用的“會轉”的兵器。象精要拿一個象頭棍做兵器,是噴火 還是噴水,還是直接用一把刀呢?曹榮設計了特技道具,先由真的道具轉出實景,再在棍裏面用一條管,接上馬達。讓前面的兵器真實轉起來再後期加特技、加火, 以此讓它變得栩栩如生。

  伍 替身

  “《真假美猴王》孫悟空用了替身”

  比起現在濫用的替身,《西遊記》則是不到必要關頭,都堅持真實對打。

  馬德華稱,所有威亞戲都要飛兩遍,特別多的時候是設備下麵沒事,上面已經有問題了,所有人基本上都掉下來過。而替身戲他只有兩個鏡頭,也是因為腳受傷下 不了地,但這些戲份不是武打。“做出這個選擇主要是因為時間,你一個人受傷不能大家都等著你,就是一個側臉鏡頭,於是讓別人替了一下,除此以外包括打戲, 全部親力親為。”

  到續集時,曹榮的出發點是想做出高水準的特技。劇組找到四川特技公司,不停地探討到底特技怎麼做好看、有效果,所以續 集雖然楊潔只拍了16集,但拍了10個月。也因為特技的進步,使老版與新版有很多不同的細節,比如金箍棒怎麼從耳朵出來、怎麼變大、怎麼打鬥,有真實爆 破、特技配合,種種細節都牽涉到動作跟特技結合,武術和舞臺結合。還有一點是因為當時文戲武戲檔期衝突,一文一武必須跟進,所以六小齡童來現場的機會不 多,他們按六小齡童的模型翻模,也用了一些替身。

  曹榮稱《真假美猴王》裏孫悟空用了替身,從淩霄殿打到天上,從天上再打到地上,“這場戲是一大突破,當時中國神話劇沒有這種動作的表達和水準。”

  談到扮演孫悟空的章金萊用到替身,林志謙表示很理解。“拍續集時。章金萊基本40歲了,你還能要求他像在86版裏那樣嗎?那時候他才23歲啊,年輕。到了40歲走香港武指的套路,難。”

  劉大剛表示,幾個主演的戲基本都是親自完成,很少用替身。

  陸 酬勞

  “每一集大概60元勞務費”

  相比現在影視圈流量們的天價片酬,林志謙回憶到,劇組裏的工資基本是原單位工資的兩倍。但平均都只有幾十塊,工資都很低。他透露:“每一集大概60塊勞 務費,我跟猴子(章金萊)、豬八戒(馬德華)一樣,80塊一集。”劇組的經費十分緊張,但劇組所有人都想著法兒省錢。扮演豬八戒、孫悟空的演員營養費是 15塊,扮演沙僧跟唐僧的演員營養費是9塊,武術指導是15塊。林志謙找到導演楊潔,跟她說這錢不拿了,“她問為什麼,我說我不拿,整個武打部門就沒人敢 拿。大家拍戲,是抱著對一個事業的熱愛。而在當時那個年代,錢對人的引誘幾乎沒有。”

  張紀中:

  《西遊記》繼承戲曲武打傳統

  我和楊潔導演是一個單位的同事,但她是我的前輩,我把她當作我心中的老師。86版《西遊記》開創了不少我們中國影視行業的第一次。

  無論以後有多少個版本,楊潔導演的這版《西遊記》的地位永遠不可撼動,它鐫刻著那個時代的印記。我的拍攝遇到困難時,她的精神總能激勵我“鬥罷艱險又出發。”

  《西遊記》是個神話故事,楊潔導演在當時的條件下,做到了最好。劇中的武打戲繼承了中國戲曲的武打傳統,優美的身段和武打的融合,表現得很巧妙。續集的 特效部分,比86版提高了很多,但不能拿後來的眼光看待前作。影視作品是隨著科技進步而不斷提升的。而經典的含義是它像一座山峰矗立在那裏,是不可複製 的,只能是隨著時代再造新的經典。采寫/新京報記者 淩晨 周慧曉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