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影視圈/罪案劇如何玩出新意 大衛·芬奇靠聊天取勝?
罪案劇如何玩出新意 大衛·芬奇靠聊天取勝?
2017年11月14日 10:31    稿件來源:羊城晚報
內容摘要

  要說今年美劇市場最受觀眾期待的劇,Netflix前段時間放出的大衛·芬奇新作《心靈獵人》一定榜上有名。只播精品的平臺加上只拍精品的導演,《心靈獵人》從一開始就贏在了起跑線上。作為一部罪案劇,這劇沒有槍戰、追車,沒有鮮血濺滿螢屏,卻依舊讓人看得備感窒息;播出不久,國內外的口碑都好評如潮,豆瓣評分9.0,IMDB8.9。

  芬奇出山從不失手

  芬奇是當今電影界最好的導演之一,這毋庸置疑。《消失的愛人》《龍紋身的女孩》《社交網路》《本傑明巴頓奇事》《十二宮》《搏擊俱樂部》《七宗罪》,這七部作品在豆瓣的評閱量都在十萬以上,且部部評分都頗高。

  《心靈獵人》是大衛·芬奇繼《紙牌屋》之後與Netflix的又一次合作,題材選取了並不新穎的“犯罪心理”領域。要知道,美劇《犯罪心理》已經播到了第十三季,卡司演員都來回換了好幾輪,觀眾對這一題材是相當的審美疲勞。好在,大衛·芬奇總有辦法玩出新意。雖說這不是一部令人血脈賁張的破案劇,但劇中事無巨細的社會情境,觀察入微的心理變化,陰冷變態的殺人現場,這些芬奇的“拿手好戲”,一個都不會少。

  大衛·芬奇是個完美主義者。《搏擊俱樂部》主演愛德華·諾頓和《十二宮》主演馬克·魯弗洛這對朋友都和大衛·芬奇合作過。諾頓回憶,《搏擊俱樂部》同一場戲經常會拍三四十次才能達到芬奇的要求;而到了《十二宮》時,第一次使用數碼攝像機拍攝的芬奇更加“肆無忌憚”,魯弗洛曾發郵件向諾頓抱怨:“我們拍到第80條了,導演說前35條都沒用。”《十二宮》的另一位主演小羅伯特·唐尼則略帶誇張地說有幾場戲拍了250條。這一次,在《心靈獵人》裏,男主角霍頓與罪犯艾德·肯帕首次交談那場十分鐘左右的戲足足拍了兩天,才達到芬奇滿意的效果。

  如果你是一個大衛·芬奇電影的愛好者,這次你一定不會失望。他執導了第一季4集(第1、2、9、10集)的內容,這個數字是他執導《紙牌屋》集數的兩倍。這四集風格更接近《十二宮》,很多對白有《社交網路》的影子,而最後一集裏霍頓癱倒在醫院走廊的場景則會讓你想起《搏擊俱樂部》。

  一切精彩付諸聊天

  即便不能說是史上最好的連環殺手類美劇,但《心靈獵人》依舊是特別的。這部美劇不同於以往的犯罪題材,觀眾在這裏看不到各種血腥暴力場面和逆天的破案技巧,更體會不到腎上腺素的急速飆升。取而代之的是大量文戲和海量對白,整個判案過程沉穩克制又豐滿高級;案發過程也沒有直接的畫面展示,更沒有快節奏的動作戲,沒有視覺衝擊,一切精彩都付諸聊天。

  這部劇的背景設定在1970年代中後期的美國,那是一個“連環殺手”、“心理側寫”等術語還沒出現的年代。劇中的三個主人公,年輕探員霍頓、資深探員比爾、心理學女教授溫蒂,成立了一個FBI行為科學部門,試圖通過對罪犯們的心理研究建立一門學科。

  在故事情節上,《心靈獵人》將筆墨全花在了對罪犯們的一次次探訪上。一般的犯罪片側重追究的是“誰幹的”,在這部劇中變成了“他們為什麼這麼幹”。因此,這部劇沒有太強烈的懸念感,反倒是有了濃濃的學術感。跟著兩名探員的腳步,觀眾會完整地瞭解到像心理分析、罪犯側寫、連環殺手的模式推測等一系列方法,是怎麼一步一步從無到有,在犯罪調查中建立起來的。

  戲外故事同樣勾人

  《心靈獵人》更引人入勝的是其幕後故事。《心靈獵人》改編自FBI行為科學組先驅約翰·B·道格拉斯的同名回憶錄,這本書已經被翻譯成了中文版,名為《讀心神探》。約翰·道格拉斯本人就是《沉默的羔羊》裏的克勞福德、電視劇《漢尼拔》裏的格雷厄姆等角色的原型。

  這也意味著,《心靈獵人》中的人物大多是現實生活中真實存在過的人;劇中的大多數案例也確有其事。主角霍頓的原型道格拉斯於1977年調入FBI行為科學科,他每年會經手150個案件,每個案件都是全美最窮兇極惡的兇殺案。他通過對在押的數十名重犯進行訪談,深入研究了罪犯心理,總結出了一套對罪犯進行心理側寫的方式。但正如《心靈獵人》中那句經典臺詞一樣,“當你凝視深淵,深淵必將回視你”。1983年,道格拉斯積勞成疾,像劇集結尾時的霍頓一樣崩潰。在道格拉斯的幻覺中,他以為自己之前偵破的所有案件的兇手,都在折磨著他。他在醫院昏迷了整整一周,FBI 甚至為他準備好了墓地。蘇醒後,他經歷了漫長的恢復,才重返工作崗位。

  同樣,搭檔比爾的原型是出生於芝加哥的探員羅伯特·K·瑞斯樂。擔任指路明燈的溫蒂教授的原型是波士頓學院護理學教授安·博格斯。

  劇中那些受訪的罪犯也確有其人。比如連環殺手丹尼斯·雷德是美國堪薩斯州威奇托地區居民的夢魘。另一個罪犯艾德·肯帕的戲份非常重,兩名FBI探員從對他的採訪中獲得了許多破案靈感。現實中,肯帕仍在獄中服刑。理查德·斯佩克在劇中是一名十分棘手的犯人,現實中也是魔鬼一般的存在,劫持了9名護士並殺死了其中的8人的他,被判了300年監禁。

  羊城晚報記者 章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