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影視圈/《藍色星球2》幕後:水下拍攝6000小時
《藍色星球2》幕後:水下拍攝6000小時
2017年11月14日 10:33    稿件來源:北京青年報
內容摘要

  2001年BBC出品的紀錄片《藍色星球》可以算是全世界探索海洋的自然紀錄片的“開山鼻祖”,豆瓣評分9.5。時隔16年之後,《藍色星球2》強勢回歸,並在騰訊視頻播出,豆瓣評分高達9.9!在長達5年的拍攝過程中,BBC自然歷史部為了這部7集的紀錄片一共進行了125次遠征,拜訪了39個國家,足跡遍佈全球五大洋幾乎所有的海域,甚至包括南極冰蓋下的深海海底。光是水下拍攝,就長達6000多個小時。

  幸運

  浪人鲹捕鳥,拍攝前連一張靜止的照片都沒有

  浪人鲹的體形巨大,就像是40公斤重的鬥牛犬,攻擊性很強。攝製組在布裏斯托爾聽到一些南非漁民的傳言說,他們看到浪人鲹躍出水面,捕食空中的海鳥,但是沒有任何圖片或視頻畫面來證實這一說法——20年來,米爾斯·巴頓(《海岸》一集導演)還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拍攝任務,要拍攝的行為居然連一張靜止的照片都沒有。

  攝製組四個人帶著800公斤的拍攝裝置,包括一臺穩定攝像機,來到塞舌耳的一個偏遠環礁,從船上進行拍攝。“我們到達時非常興奮。這種魚躍出水面,似乎的確是在捕食鳥類。不過,這種情況毫無規律,而且速度很快,我們根本不知道怎麼調整鏡頭來拍攝。”一周下來,只拍到幾個鏡頭,攝製組充滿了挫敗感。

  幸好,攝製組在塞舌耳的嚮導彼得·金很瞭解這種魚。他建議前往一個偏遠海灘。在那裏,每個月有幾天漲潮時,浪人鲹會靠近海岸,攝製組能更好地觀察它們從水下跟蹤鳥類。彼得甚至能預測出那些最可能發動襲擊的浪人鲹。“最終,我們放棄了高科技的方法,只是將攝像機固定在三腳架上,依照當地嚮導的建議,成功拍攝到浪人鲹不可思議的捕獵場景。它們淩空躍出水面,真的捕獲到了空中的海鳥,它是名符其實的食鳥魚類。”米爾斯·巴頓感歎,“雖然我們配備了昂貴的高科技設備,可是我們能夠在現實中拍攝到這種捕食鳥類的野生魚類完全要歸功於當地人的知識。”

  勇氣

  甲烷火山,深海的秘密只洩露了一次

  在《藍色星球2》中,攝製組要在8000米深的水下探索生命的奧秘:在海底,有行走而不是游泳的魚類;以骨頭為食的蠕蟲;終其一生都生活在水晶海綿籠子裏的小蝦;佈滿毛髮的螃蟹以噴湧而出的硫化氫氣體為食;小蝦徘徊在團狀化學物的邊緣,那裏熾熱無比,溫度高得甚至能將鉛熔化……

  這樣的拍攝相當的危險。“《藍色星球2》是人類歷史上首次把潛水艇開到南極的深海海底。” 製片人奧拉·多爾蒂介紹,當時水溫冷到零下1.8度,潛水艇的作業出現了故障,“當時是在450米的水下,潛水艇開始漏水,如果把這個故事講完,你就不敢和我去潛水了,但這個故事的結局是,我們把漏水的地方修補好就繼續潛水了。拍攝的過程總會出現危險的情況,這是因為我們所做的工作已經到達了人類已知的邊緣,我們必須為此做好準備。”

  奧拉還帶領攝製組到墨西哥灣海底的鹽水池拍攝,“這是一個近乎神話般的湖泊,可是對那些四處遊蕩,誤入其中的動物來說卻是不折不扣的死亡陷阱”。他們又冒險深入海灣西部,來到了一個被探險科學家兼深海研究員薩曼莎·喬伊博士稱為“泡沫薄幕”的地方。第一次觸底時,攝製組只看到一片了無生機的荒蕪之地。

  突然,正前方的海床上有東西彈射而出,並且快速上升到了水柱裏面,那是一個巨大的氣泡,有籃球大小。它在上升過程中,身後留下一串泥沙。緊跟著又冒出一個氣泡,然後是另一個……突然之間,潛水艇完全被巨大的甲烷氣泡包圍,它們從幾分鐘前仍舊空曠無垠的深海沙漠中噴發出來。人們仿佛置身於另一個星球,“攝製組給它起了個昵稱叫‘世界之戰’。我們在探險過程中又去過兩次‘世界之戰’,可是再也沒看到甲烷火山的噴發。深海在無意中洩露了它的一大秘密,但是只有一次。”奧拉說。

  新奇

  豬齒魚使用工具,魚的智力要重新定義

  澳大利亞的大堡礁孕育了多種多樣的物種,這是一個競爭激烈的環境。動物們竭盡所能,力求能在競爭中佔據優勢。攝製組一直在尋找能體現這一點的故事,研究員約蘭德·波西格讀過一篇介紹豬齒魚使用工具在競爭中力拔頭籌的論文。

  可是,當時攝製組並不清楚有多少魚能做出這種非凡行為,也不知道該在哪里或者如何拍攝。約蘭德與住在大堡礁蜥蜴島上的亞曆山大·威爾博士取得聯繫,並請求他幫忙尋找這些豬齒魚,看看它們是否表現出類似行為。果不其然,他在多次潛水之後最終發現,有些豬齒魚使用石頭作為砧板來敲開蚌殼,特別是有一條魚會不斷返回特定的硬珊瑚。它用嘴叼起蛤蜊,然後遊回珊瑚,開始用力重擊。珊瑚的作用其實就相當於一個鐵砧,它把珊瑚作為工具來敲開蛤蜊,然後吃裏面的肉。它每次都會撞擊珊瑚礁的特定位置。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裏,攝製組花費100多個小時到水中拍攝這種小魚,並掌握了它的日常活動路線。“我們都很喜歡這只豬齒魚,給它取名珀西。有時,它會向沙子吹氣尋找蛤蜊,有時會搶奪其他魚的獵物,不過它總是直接遊回我們所說的它的城堡。”《一個海洋》一集的助理製片人雷切爾·巴特勒介紹,在《藍色星球2》拍攝之前,還從未有人在大堡礁拍到過魚類使用工具的情況。目前已知的只是2011年有過這一行為的相關科學記錄,就連在蜥蜴島長期生活的亞曆山大·威爾博士也從未見過這一現象。“珊瑚礁中生活著許多魚類,它們每天都在忙著各自的事情,所以如此不可思議的行為居然被長期忽視,也許根本不足為奇。”

  執著

  群鯨圍獵,攝製組必須要向大自然尋求線索

  “大自然派出海鷗擔任信使。”當埃裏克·坎通納提到海鷗會跟在拖網漁船後面尋找魚時,許多人還笑話他,不過他的說法是有理論基礎的。如果漁船的拖網裏面有鯡魚時,海鷗確實會跟在後面,所以鯡魚會引來虎鯨,然後是座頭鯨。兩年來,製片人喬納森·史密斯也曾根據此理論跟蹤鯡魚群,以及虎鯨和座頭鯨的行動。他曾經借助迴圈呼吸器(一種美國前軍事潛水器材,在它的幫助下,拍攝人員的潛水從45分鐘延長到了3個小時),潛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也曾經跟蹤鯡魚從北極的開闊海域進入峽灣,可是當時攝製組沒能明白鯡魚群早在一年前已經離開,隨之離開的還有鯨魚。

  這回拍攝將是史密斯最後的機會。攝製組駐紮在北極圈內偏遠荒涼的溫格索亞島,那時正值11月,太陽升起的時間每天都會晚20分鐘,白晝短得要命。攝製組一路向北駛入開闊海域時,史密斯已經和許多聯絡人取得聯繫,其中包括挪威虎鯨調查部門的科學家、漁民和嚮導,他們早已各自乘船出發了。攝像師特德·吉福德也配備了輔助工具,在陀螺穩定臂上放置了1000毫米長鏡頭,這樣在幾公里外就能觀察到聚集的海鷗。他還負責掌管航拍攝像機,就算船體劇烈晃動,鏡頭仍舊會保持穩定,而且能夠慢速拍攝。全世界共有5到10臺這樣的航拍攝像機,它們最初是為美國軍方設計的,如果沒有特別安全許可,它們是不能從一個國家帶往另一個國家的。船長托雷安裝了一個程式,以便監測海上交通狀況。坎通納的理論表明,有船和海鷗就代表有鯡魚,有鯡魚就代表有虎鯨。座頭鯨是最後出現的變數。攝製組只要萬事俱備,加上光線和少許運氣,就有機會拍到座頭鯨張開大嘴進食的畫面。

  然而,10天過去了,攝製組一無所獲。船上可能只有史密斯還保持著樂觀,“通常我們到現在早該看到大量虎鯨了,只要海洋生命樂意幫忙,我們就能拍到想要的畫面。”等待在第11天有了結果。先是虎鯨。他們通常喜歡三五成群地外出活動。攝製組朝著它們的方向緩慢前進,途中又發現了另一群主角——座頭鯨。

  突然在卡爾德峽灣,放眼望去到處是虎鯨修長的身影滑過水面,同時座頭鯨一個挨一個地上下起伏,史密斯非常興奮:“它們要開工了。”話音剛落,小魚開始躍出水面,整個海面就開始沸騰起來。 然而,36噸重的座頭鯨淩空躍起,鏡頭裏駝背鯨的血盆大口只佔據了畫面,然後又重新鑽入水下。

  船長調轉船頭。當海面出現銀色亮光時,鯨的身影再次向船頭靠近。這次攝影師特德早已做好準備,鏡頭正好對準目標。當這條鯨躍出水面時,魚群開始驚慌逃竄,隨後座頭鯨沖出水面,張大嘴巴將獵物吞入腹中。接著伴隨著一聲巨響,它巨大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海洋深處。這是《藍色星球》第一次拍到這樣的捕獵行為,是前所未見的科學發現。

  悲傷

  見證海洋危機 最痛心珊瑚白化

  《藍色星球2》還介紹了許多引人注目的海洋危機。例如,我們日常生活隨處可見的塑膠製品,現在廣泛出現在全世界的海洋中,甚至包括北極的冰層中。據估計,每年倒入海洋中的塑膠製品高達800萬噸。這就相當於每分鐘將一輛垃圾車的垃圾倒入海洋,或者在世界上每2.5釐米的海岸線上丟棄五個裝滿塑膠的食品袋。因此,“攝製組只要看到海上漂浮的塑膠,都會收集起來,有時是在拍攝之後,再從海洋中收集塑膠製品。”總導演詹姆斯·霍尼伯內說。

  最令人痛心的是珊瑚白化問題。2016年,大堡礁的海水溫度升高,而且持續時間很長,足以對珊瑚造成毀滅性影響。當海水變暖時,珊瑚會出現白化現象,迫使那些原本進行光合作用,為珊瑚提供顏色的微生物離開珊瑚,結果導致珊瑚白色的骨骼全部裸露在外。當時,厄爾尼諾事件導致海水溫度上升,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系統出現了有史以來的最高溫度。當珊瑚礁出現白化現象時,攝製組安裝了一臺固定攝像機來監測事態的發展程度,結果是毀滅性的。受觀測的珊瑚礁大約90%的分支珊瑚出現白化並且死亡。《藍色星球2》攝製組在蜥蜴島親眼見證了發生在大堡礁的情況,這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珊瑚礁死亡事件。

  每個故事都凝結了攝製組的耐心、勇氣以及對科學的執著。“在拍攝這個系列節目時,最吸引我的就是我們始終衝鋒在科學前沿。我們不是單純地報導這些科學故事,而是在幫助探索新的科學故事,目前至少有15篇科學論文都是以我們拍攝的畫面作為研究基礎的。”詹姆斯·霍尼伯內說,“這不僅是我們這次拍攝的主題,同時也是整個《藍色星球2》系列的主題。”

  本版文/本報記者 祖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