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影視圈/余秀華、蔣方舟談婚姻 《精神的殼》節目上線
余秀華、蔣方舟談婚姻 《精神的殼》節目上線
2017年12月08日 09:01    稿件來源:中國經濟網
內容摘要

  “相親真的是一件太屈辱的事情了,獨立的生命被單薄地放到兩性市場上衡量,確實非常讓人沮喪。”近日,網易蝸牛讀書全新推出《精神的殼》系列視頻節目,蔣方舟作為專訪嘉賓,體驗了一把模擬相親,切實體會到了所謂“相親市場”上帶給年輕人的壓抑。詩人余秀華也接受了這個系列節目的專訪,在聊到中國女性的婚姻時表示“千萬不能先把婚姻當成了自己的歸宿”。網易蝸牛讀書對兩位女性作家的獨家專訪,再一次將女性的婚姻話題推到大眾面前。  

  蔣方舟與余秀華,兩位不同風格的女性作家,一個因少年成名而備受關注,一個因誠實大膽的創作而充滿話題,她們因為文字成名,也因文字被打上各種標籤。在網易蝸牛讀書推出的《精神的殼》系列專訪節目中,她們作為第一批接受專訪的文化嘉賓,透過鏡頭分享了自己作為新知女性的精神世界。

  蔣方舟:應付平庸的生活才最磨損精神

  在模擬相親體驗中,蔣方舟把自己的條件寫在一張紙上,站在那裡。她沒想到的是,真的有人前來拋出一個個直白的問題,比如“你的房子多大”、“房子買在哪裡”、“有沒有貸款”、“貸款多少年”等等。“過來過去的人都像買菜一樣在挑選”蔣方舟頓時感到這些年輕的人格也被貶低了,“也像一張薄薄的紙”。

  蔣方舟說,婚姻是一場共同承擔,承擔共同的財富、債務、成長以及累積,同樣也承擔缺點、風險、各種變數。她坦言自己對於婚姻是沒有那麼大信心的,“不能說恐懼,但確實還沒有做好準備。”

  身為一路備受矚目的青年作家,她坦言“我其實不太願意去寫自己的個人經歷,害怕自己寫完個人經歷之後就枯竭了,這一點其實我覺得最容易發生在女作家身上,很多女作家寫完自己的戀愛結婚生娃之後就沒什麼好寫的了,挺危險的。

  成長至今日,蔣方舟已經放棄了對各式各樣標籤綁架的反抗,包括小時候的“神童”,後來青春期的“少女作家”、“叛逆作家”,再到後來的“相親作家”、“恨嫁作家”。

  她自認無法改變這些,唯一辦法是跳脫出來,永遠置身事外地看自己,有沒有走在自己給自己制定的軌道上,有沒有繼續寫作,有沒有作品來證明自己的“未來大於過去”、“作品大於標籤”。

  “應付平庸的生活,這種東西對精神的磨損才是更大的,”蔣方舟在《精神的殼》專訪視頻中說。

  余秀華:要勇敢去愛,也要有路可退

  詩人余秀華,是網易蝸牛讀書和民謠與詩共同舉辦的“理想的下午”書店分享活動邀請到的第一位嘉賓。她走進書店分享了一場主題為《中國女人的婚姻》的講座。在紀錄片《搖搖晃晃的人間》,人們看見了她真實的生活現場。而這次的專訪視頻中,余秀華站在了圍城之外來審視婚姻的真相。

  “真正的歸宿是不存在的。這麼大一個地球,我們都只是一個過客,怎麼能指望和自己同一物種的生物能成為自己的歸宿呢?那些一出生就想嫁一個好男人的女人是可悲的,她來不及完善自己的生命結構就已經取消了讓自己的生命豐盈起來的可能性。”她用力地一字一頓地說出來。

  但她並不是因為自己的失敗經驗而仇視婚姻,而是對婚姻有著清醒的認識。

  “喜歡沒有錯,結婚也沒有錯,但是千萬不能先把婚姻當成了自己的歸宿。我們可以愛,可以無私奉獻,但是一定要在退的時候不能無路可退”。

  《精神的殼》系列專訪,為精神世界加層殼

  從關注女性的精神世界到關注年輕人的閱讀觀,從精品書籍閱讀到文化內容傳播……短短不到一年時間,蝸牛讀書作為網易旗下一款“黑馬型”移動閱讀產品,已經開始逐漸成為網易旗下的全新文化符號。

  《精神的殼》是網易蝸牛讀書全新推出的原創文化深度視頻類欄目,欄目名字取自網易蝸牛讀書“蝸牛殼”的含義,通過不同領域文化人的分享,關注青年人的精神世界,為每個人的精神世界加蓋一層殼。

  目前,該欄目已擁有“智識者”、“新青年”、“自在人”三個方向,蔣方舟和余秀華從青年、女性、寫作者等不同身份出發,通過各自的講述與分享,為讀者帶來不一樣的文化內容。據悉,後續還將陸續推出蔣勳、張大春等名家的“智識者”系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