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影視圈/這部創2017年豆瓣最低分的電影要重映了,你敢看嗎?
這部創2017年豆瓣最低分的電影要重映了,你敢看嗎?
2018年01月05日 08:39    稿件來源:中新網
內容摘要

  中新網用戶端北京1月5日電(記者 宋宇晟)還記得2017年豆瓣最低分電影《純潔心靈·逐夢演藝圈》嗎?這部因網友嘲諷被緊急撤檔的影片,又即將重新上映。日前,導演畢志飛接受了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採訪,他堅持認為網上的輿論並不客觀,網友吐槽的點正是自己的創新之處。

  2017豆瓣最低分電影

  電影《純潔心靈·逐夢演藝圈》是畢志飛歷時12年打造的導演處女作,講述了幾個大學生初入演藝圈,遭遇“潛規則”的故事。該片最初於2017年9月22日上映。

  然而,上映首日,該片就遭遇網友大範圍的差評,豆瓣評分一度低至2分。評論區幾乎是一邊倒的嘲笑和吐槽。零星的幾條認為評分確實過低的評論,則被網友認為是片方的“水軍”。

  “好奇心使我點進去,求生欲使我退出來。”

  “劇情是有的,但是支離破碎,無非呼籲學表演的大學生不要拜金,要潔身自愛,非常生硬的道德說教。”

  “沒有一個長得出彩或者有特色的演員。預告片做的像學渣大學生畢業作品,內容單薄無趣,高飽和度看著眼暈。”

  對於鋪天蓋地的的差評,影片出品方質疑是豆瓣的評分系統出了問題,明明有人去打了四星和五星,為什麼還一度顯示100%一星?

  畢志飛告訴記者,自己並非不能接受低分,而是不能接受把評分一整天都鎖定在一個狀態,同時他也否認是行銷手段,“沒有碰瓷豆瓣”。

  話雖如此,但畢志飛相信這部電影不至於淪落至此。“我們之前也做了大量匿名調查,也得到了很多人好的、讚揚的評價,他們覺得很感動,也有人覺得很歡樂。”

  電影做成PPT?

  導演:這是我的創新之處

  有意思的是,在畢志飛看來,網友吐槽的點正是自己的創新之處。

  比如,電影沒有主線和主演,不到100分鐘的電影容納了11條線索,被網友調侃是“PPT電影”。畢志飛則表示自己一開始就設計成跟普通電影不一樣的敘事結構。他甚至把這部電影的拍攝經歷寫到了一本書中。書裡他寫道,“我做了一個很大膽的創新並挑戰了一個超高難度”。

  他將這部電影描述成“一部全景圖式的電影”。“不設主演和主線,就像清明上河圖那樣展現一個群體的生活,表達親情、友情、愛情多種情感,這就是我這部電影與其他小成本電影的鮮明不同。”

  披露拍攝細節

  導演:曾想邀陳坤、林志穎出演

  “網上這種評價的情況其實是不客觀、不真實的。我們目前票房很低很低,真正看過也在網上評價的人其實很少。重新上映後,我們相信能夠有一個變化。”

  在前述書中,畢志飛用“艱苦”形容這樣的創作歷程。

  記者注意到,這部影片的拍攝經歷的確不同於一般電影。比如,導演堅持要用表演系學生參與演出。雖然他在書中稱,自己曾想邀請陳坤或林志穎來演出該片中老師的角色,但最終因選擇“不屈從于明星”而放棄。在電影中,這個角色由畢志飛親自出演。

  為何製作長達12年?

  導演:缺乏資金,難度較大

  畢志飛還有其他不願接受低分的理由。這部電影創作了十二年。他覺得自己為這部作品付出了太多。

  “劇本是從2005年就開始在採集素材了。中間斷斷續續,也有思考。我也跟很多表演系師生做了很多採訪調研,搜集素材。大概2013年把劇本做完了。那時就開始選景、選演員。”

  最終,畢志飛在2014年春節完成了這部電影的現場拍攝。此後又做了3年後期。

  為什麼會拖如此長時間?他說,“比方說我們缺乏製作資金,缺乏宣發資金,包括電影的難度還比較大,裡面有那麼多的演員、那麼多條線索,剪輯上也花了十個月”。

  資金花在哪?

  一年多花光1800萬

  資金確實緊張。記者梳理以往相關報導發現,劇組經歷了多次資金斷鏈。在融資後,這樣的情況才逐漸改善。

  網上的報導顯示,這部電影投資高達2500萬,其中有1900萬是眾籌到的。

  不過這樣的投資力度並未獲得多少票房。記者在貓眼電影上看到,影片中9月上映的4天中,票房只有227萬元。

  記者在畢志飛的書中看到,他第一次眾籌會議在2015年11月,此後陸續籌到1900萬。一年後,畢志飛的融資已“沒有進展”。由於電影幾次延檔,7名眾籌股東還退了86萬。而到2017年1月末,公司帳面只剩了18萬多。

  但錢花在哪了? 事實上,2015年11月後,電影拍攝早已結束,進入宣發階段。此外,根據畢志飛的記錄,部分配音、音樂製作、混錄和特效製作也在這期間完成。這些工作幾乎花光了1800萬。

  不同一般的拍攝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畢志飛拍電影的方式也頗不同於一般電影。

  比如,他堅持演員要用表演系的學生。為考驗演員“能否‘吃大苦’”,畢志飛在大年初二組織入選演員集體去敬老院做義工、表演節目;大年初三,又集體去看望太陽村的孤兒、表演節目。

  在畢志飛看來,這些並不常見於電影拍攝中的“項目”是“集訓”的一部分。這引起了一些入選演員的不滿。畢志飛在書中記錄,當時有學生“指責我作秀,對我的動機表示懷疑”。第二天,9人退出“集訓”,只剩下7人。

  類似因雙方想法不同而發生的衝突不止一次出現,電影開拍前兩天還有三名演員退出。

  畢志飛自認沒有錯,並“堅持下去”了。後期製作中,因認為跟組剪輯師“沒有多少經驗”,最終自己擔任剪輯師;因覺得專業配音演員“有一些表演的痕跡”,而拒絕邀請職業配音演員,還為此“在馬路邊尋找配音演員”。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電影上映後,設計部門迫於輿論壓力集體“辭職罷工”。重映時間確定後,畢志飛只好自己手繪了海報。他向記者解釋,考慮到目前人員資金都不足,本科又學的設計,乾脆就自己做了。

  要報名金雞電影節,還要拍第二部

  電影上映後,畢志飛也接受了一些媒體採訪,他一直認為這部影片的低分是不正常的。

  他幾次向記者表示,自己是新人,經驗不足,“特別主要的是我們宣發能力不足,包括沒有能及時澄清一些東西”,“還是要完善提高自己的危機公關能力”。但他並不認為電影本身有什麼問題。

  畢志飛還直言,肯定要報名金雞電影節。“選中選不中不知道,但一定要試一下。作為一個青年人不敢說自己多好,但我們還是很誠意地給觀眾做一些東西。”

  對於傳聞中自己的第二部作品,畢志飛告訴記者,“早就立項了”。“第二部叫《拼在北上廣》,網上傳的《逐夢北上廣》。”

  不過對於這第二部作品,畢志飛目前還並沒有“確切的時間表”。“就是盡全力吧。我肯定是喜歡這個行業,下一步的計畫還要再制定。”(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