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影視圈/專訪張歆藝:第一次當導演不容易 拒絕狗血青春片
專訪張歆藝:第一次當導演不容易 拒絕狗血青春片
2018年02月14日 08:36    稿件來源:中新網
內容摘要

  中新網用戶端北京2月14日電(記者 張曦)2017年,演員張歆藝幹了兩件事,一是資助了紀錄片《二十二》,二是首次擔任導演拍攝了電影《泡芙小姐》。雙子座的她,平日裡總是展露出直爽、快樂的一面,真實的她是怎樣?近日,張歆藝接受了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專訪,披露自己內心深處的一面。

  張歆藝從不認為是自己非要跨界當導演,只是被《泡芙小姐》的故事所吸引。

  “我當時看劇本的時候,覺得是很稀有的一種文風,因為我看過很多狗血和世故的電影劇本,《泡芙小姐》很純淨,很詩意,我就跟所有的導演朋友說,我要拍成電影。”

  然而,所有導演朋友都勸張歆藝三思,一方面覺得題材難拍,一方面也擔心她首次執導難以駕馭。但張歆藝很篤定自己能夠完成,“因為我內心深處相信愛情”。

  青春時期的愛情是怎樣?在張歆藝看來,並非像很多國產青春片裡的三角戀、墮胎等,而是有種不畏前程的少年感。“年輕時都是為自己活,就算在愛情裡做錯了一些事,都可以被原諒,因為年輕”。

  從演員到導演,張歆藝學到了很多,“演員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但導演的話要花費更多時間,所有工作都需要去做,我從來沒做過後期,做後期的時候整個人都傻掉,太複雜了,但就一點一點去學”。

  《泡芙小姐》講述了一個閃婚的故事,張歆藝選擇了王櫟鑫來擔任男一號。她坦言,最初自己的第一人選是一個新人,當時製片人堅決不同意,要求找有知名度的演員,哪怕是在電影上沒有太多經驗的,於是才找到了王櫟鑫。

  從籌備、拍攝一路下來,她對搭檔充滿了感激,“是他幫助了我,我剛做導演,誰敢這麼放心把自己交給我?就算演員同意,他的團隊都會很擔心,憑什麼要來成就我?輸了還要替我扛一半。所以我真的很感激櫟鑫”。

  除了王櫟鑫,電影裡有不少明星客串,包括於莎莎、譚維維等。每一個演員,全都是張歆藝親自發出邀約,她一遍又一遍地給大家講故事,做導演闡述,“他們聽完後都覺得故事很開心,直接問什麼時候開拍,哈哈,而且都沒要錢”。

  為了表達電影的少年感,張歆藝還特意邀請同樣有少年感的朴樹來演唱推廣曲。“我跟他說‘把你那首《好好地》給我用下,跟我電影氣質特別吻合’,結果他考慮了三秒就說好。”問到為何沒請樸樹來客串,張歆藝坦言:“他有點人群恐懼症,都是我們去見他。”

  正因為當過演員,張歆藝深知演員不易,作為導演的她從不在片場拉下臉說誰演得不好,“所有演員都是我自己深思熟慮後請來的,不是因為有知名度,就是覺得很合適”。張歆藝導戲的方式是告訴演員一個大概的框架,也不反復NG,“我不折騰演員,我很難相信演員NG了幾十條還能出更好的,畢竟人的能力和能量都是有限的”。

  在監視器背後是導演,回到監視器前是演員,張歆藝在這兩種狀態中遊刃有餘,她笑著說:“做演員時有人幫忙準備,做導演後要親自準備,無論是表演還是其他,只要出現在畫面裡的我都要負責。”

  儘管辛苦,但張歆藝樂在其中,她認為雖說對身心都是雙重考驗,但結果非常愉快,“很感謝劇組工作人員,是所有強者的聯合才有這個結果”。

  為了拍攝電影《泡芙小姐》,張歆藝去年除了幫贊助的紀錄片《二十二》宣傳,以及參加了幾次綜藝節目,幾乎推掉了全部工作,她也自嘲說:“我差點變成了一個綜藝咖。”

  “經紀公司對我真的很好,這兩年我沒掙什麼錢,也沒給公司盈利,但老闆都很支持我。”雖然曝光的機會少了一些,但張歆藝並不怕被觀眾遺忘,因為她不認為自己是“流量明星”,而是好好演戲的演員,“你看,說到《聲臨其境》(湖南衛視一檔節目)馬上就會想到我”。

  在電影《泡芙小姐》裡,袁弘的戲份只有三秒,問到為何不讓老公演男一號,她開玩笑說:“家裡有一個人吃虧就行了。”

  不管是微博還是生活中,張歆藝和袁弘都頻頻撒糖,被網友視為模範夫婦。雖然說再最美好的婚姻,一生中也會有200次離婚的念頭,50次掐死對方的衝動,但張歆藝卻從來沒有過,“哈哈哈,還沒到時候。我們的愛情保鮮的秘訣,因為都不遺餘力支持對方做自己,這樣的話,不管怎樣對方都會很愛我,就會特別放鬆”。

  “在感情世界中,只要放鬆了,就會有幽默感,誰不拒絕開心呢,你也會清楚這種開心來自另一半,這樣的婚姻就很好。”

  因為出演《北京愛情故事》,外加她總給人開心快樂的感覺,張歆藝得到了“二姐”的稱號。雙子座的她,談起自己的另一面,歎氣說:“就是給大家這種錯覺,感覺這個人沒有悲傷,但有時回家坐在床上,又感覺悲傷逆流成河,然而第二天就忘了為什麼悲傷。”

  贊助支持了紀錄片《二十二》後,很多人對張歆藝有了新的認識,她坦言目前還在做同樣的事情,自己也不求名利,“嚴肅題材或者藝術片在中國不是特別有市場,但真的需要有人去做,才會有慢慢獲得滋養,儘管求生很難,但我會不遺餘力地去支持,這不是我的夢想,只是我的本能”。(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