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華文影視> 影視圈

徐靜蕾:不能改變的事一分鐘都不該操心

2017年03月21日 09:47    稿件來源:廣州日報

  昨日,電影《綁架者》劇組蒞臨廣州暨南大學,導演徐靜蕾攜主演白百何、黃立行、明道亮相,為將於3月31日上映的電影造勢。《綁架者》是徐靜蕾首次嘗試導演動作片,廣州日報記者專訪了“老徐”。

  徐靜蕾一直給人瀟灑、獨立的印象,她笑言並不能給別的女性什麼建議,但自己是個內心強大的人:“把精力放在有用的事情上,不能改變的事情,一分鐘都不該為它操心。”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黃岸

  圖:王維宣

  當導演:

  新片集合了很多“第一次”

  廣州日報:為什麼會想到嘗試動作片?

  徐靜蕾:這是我第一次拍動作片,說挑戰自己是豪言壯語,反正沒拍過就拍唄。這部電影集合了我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拍戲要補拍,第一次做這麼長的後期,剪片子就用了一年多,第一次被戲裏的危險鏡頭嚇到了。

  廣州日報: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地方是什麼?

  徐靜蕾:以前總說演員用生命在演戲,這回是真感受到了,各種高空打鬥、飛車、爆炸,太危險了,黃立行都拍得肋骨骨裂。有一場戲明道咣的一聲,頭撞到鋼板,如果磕到鋼板的邊就很危險,當時我快嚇死了。此外,劇本也有點問題,一直在改。

  廣州日報:這麼多困難你怎麼克服?

  徐靜蕾:我是一個挺努力的人,我會有種自信。雖然沒拍過這種類型的電影,但沒關係,可以通過學習和努力來拍,沒什麼不行的。很多人問我你的自信 從何而來,我覺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是導演,碰到很多困難,不能撒嬌哭鼻子,所以我養成了一個習慣,碰到困難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怎麼解決,解決了無數困難, 我的自信就來了,覺得沒什麼是解決不了的。

  談演員:

  觀眾很容易把演員標籤化

  廣州日報:能評價一下演員們的表現嗎?

  徐靜蕾:我一直覺得好的演員具備共性,比如有好的理解力、對人的觀察,自己情感記憶的帶動等。我自己也是演員,觀眾很容易把演員標籤化,這就是 後來我為什麼不喜歡演戲,把我固定了,比如我演了一個《將愛情進行到底》,就有很多人以為我是裏面那樣的,好多偶像劇來找我,其實那不是我自己,都是演出 來的。

  廣州日報:很多“小鮮肉”被質疑演技與專業態度,作為導演你怎麼看?

  徐靜蕾:其實不能怪他們,專業的人會從專業角度出發,但觀眾不覺得有什麼問題,電影走向市場化,很多事情都是觀眾決定的,說到底是觀眾不在乎, 等觀眾有一天覺得他演得不好,他就沒有市場了。當然演員有自我要求是另外一回事,我是電影學院的老師,我對我的學生有要求,比如說你演一個角色,後期配音 不是你,這個在我看來是不能拿獎的,因為你沒有真正完成這個角色,但現在好像獎項也不是特別在乎這些,教育是一回事,但他們走到社會上是怎樣又是另外一回 事,人各有志。

  談女性:

  我們應該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

  廣州日報:在很多人看來,你是一個活得特別精彩的女性,最近因為《朗讀者》以及你在《圓桌派》與蔣方舟的對話,在網上引起了不少關於女性話題的爭論?

  徐靜蕾:對我來說,我在節目上說的話我覺得都是很正常的,難道女性不應該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嗎?我認為大家都是這麼想的,沒想到有人覺得挺特別的。

  廣州日報:你是個內心很強大的人?

  徐靜蕾:確實是,比如有些事我不在意,別人不相信,但我真的不在意,我只在意我能改變的事,有些事情你在意死了也沒用,比如變老,每個人都會變老,那我為什麼要在意一件我改變不了的事呢?把精力放在有用的事情上,不能改變的事情,你一分鐘都不該為它操心。

  廣州日報:接下來還會拍愛情片嗎?

  徐靜蕾:這幾年都不打算拍愛情片了,其實跟人生不同階段有關系。人是會變的,人生是一個過程,所有人的看法就是經驗造成的,成長是很有趣的事。

  廣州日報:之前你休息了兩年,但最近好像作品又多起來了?

  徐靜蕾:我也不知道怎麼突然我就成“高產演員”了,有時候累了,我就停兩年,遇到好的作品,我就演,最近正在演一個反面角色,也很開心。我這個人沒什麼計畫,怎麼開心怎麼來,如果沒達到,我就努力爭取。

  廣州日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