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華文影視> 影視圈

《那年花開月正圓》收官 靠愛情戲贏觀眾後勁不足

2017年10月11日 11:04    稿件來源:北京晨報

  由孫儷、陳曉、何潤東等主演的《那年花開月正圓》(以下簡稱《那年花開》)於近日收官,憑藉“雙台收視率破2、東方衛視更是屢次破3、網路點擊量突破106億、微博相關話題閱讀量破63億”的成績稱該劇“霸屏九月”絲毫不為過。不過,豆瓣評分從8.3到7.5以及整體口碑高開低走的趨勢也反映出這部長達74集、反映秦商女首富的大劇有些後勁不足,“商戰戲過於單薄、情感戲有些套路、社會背景觸及不深”也讓部分觀眾中途棄劇,編劇蘇曉苑一再強調的“絕不瑪麗蘇”、“絕非大女主”等說法到最後也有點打臉。不過,導演丁黑早前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就提到,該劇最初的劇名叫《大義秦商》,後來改成《那年花開》,原因就是覺得整個劇不能承受“大義秦商”這四字之重。回看全劇,的確如此,與其說是一部商戰劇,倒不如說是言情劇更為貼切。

  “周瑩是歷史上的真實人物,不到20歲守寡、41歲去世……雖然觀眾都喜歡大團圓,但基於歷史,我們不會給她一個圓滿的結局。”這是該劇尚未開播時,製片人趙毅在接受採訪時的一段話;後來,編劇蘇曉苑也強調,最嫌棄瑪麗蘇的人設,她要講的就是一個女性獨立和女性成長的故事。而從該劇大約前20集看,周瑩的人設確實另類,在螢屏上並不多見:成長於江湖,野性十足、無拘無束、不懂得逆來順受,作為一名端茶遞水的丫鬟,她敢腳踢沈少爺;作為吳家少奶奶,她敢當著母親的面,不顧世俗禮教脫鞋而坐……這樣“頑劣”的女主角上一次看到還是《還珠格格》中的“小燕子”。但是隨著吳聘下線,沈星移、王世均、趙白石、圖爾丹都陸續成為周瑩的愛慕者,在性命攸關之時,抑或是人生進階之時總有一個人要為其保駕護航,如果編劇說這是戲劇的需要也沒問題,但又要把周瑩從瑪麗蘇式的女主中擇出去,網友就不能答應了。

  其實從全劇的謀篇佈局不難看出,編劇還是比較擅長寫愛情戲,而情感戲寫得毫無疑問也是最能貼合觀眾的,正如有評論說,“吳聘、沈星移、趙白石三人對周瑩的愛情各有特色又不串色,但恰恰是愛情戲也是編劇給自己刨了一個大坑:周瑩是真實的歷史人物,編劇不能突破她終生守寡的事實,前面情感戲寫得太過盡興,突然發現有點刹不住車,強行改道下的結果就是劇情顯得尷尬和倉促,觀眾自然不買帳了。”

  拋開女主人設的爭議,該劇的可圈可點之處倒有很多,孫儷、陳曉以及一眾配角的演技、服化道的考究、精良的製作都大大提升了全劇的品質。其中,孫儷的哭戲成為了表演範本,從吳聘離世撕心裂肺的哭棺,到含冤入獄妥協噴淚,最後與沈星移的含淚訣別擁吻……孫儷每一次重場的哭戲都極具感染力。值得一提的是,奚美娟扮演的慈禧最後一集的亮相更成為熱門話題,網友們表示這個慈禧簡直是“神還原”。

  在今年古裝劇整體疲軟的環境下,《那年花開》無論收視還是話題都交出了一份最漂亮的成績單,雖然部分觀眾對“商戰”、“家國”元素感到失望,但“演員有演技、製作有誠意”足夠為該劇在好評度上加上重重的砝碼,也許它不是能夠留存多年的經典劇集,但絕對稱得上2017年的爆款劇。

  北京晨報記者 馮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