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華文影視> 影視圈

陳可辛拍攝《三分鐘》打動人心 故事取材於真實事情

2018年02月09日 08:37    稿件來源:北京晚報

  這幾天,一部短片《三分鐘》刷爆了朋友圈,短片講述了春運中一次不同尋常的團聚。故事非常簡單,片中的母親是一名“南寧到哈爾濱”線路上的列車乘務員,春節期間正是加班加點最忙的時候,而即將上小學的兒子丁丁想念母親,便拜託姑姑帶他來到家旁邊的火車站,趁著母親的列車在月臺上短暫停留的3分鐘,見上一面。這部春運題材的短片是由香港導演陳可辛拍攝,短片內容取材於真實故事,短片上線後,一天內在優酷網上的播放量就超過了1300萬。熱心的網友還找到了這個故事的人物原型。

  故事取材於真實事情

  廂裡的歡樂還是月臺上親人見面的喜悅,都是人們最為熟悉的春節記憶。這不禁讓人想到陳可辛幾年前拍攝的內地現實主義題材電影《親愛的》,片中濃烈的鄉土氣息和現實感也會讓人意外影片是出自一位香港導演之手。

  出眾的講故事能力,敏銳感知細節的能力,以及對現實的關注和強烈的人文情懷是陳可辛的一貫風格。陳可辛表示,雖然自己沒有春運的經歷,但春節與團圓,是他多年來一直留意的題材,“我完全能想像春運回家時那種喜悅和快樂。”《三分鐘》在重慶拍攝時,陳可辛看到月臺上的人潮湧動,雖然眼前都是群眾演員,但他依然被這份歸鄉歸家的情緒所感染,當試戲的演員唱起了過年回家的歌,他說自己也被感動得落淚。

  短片觸動觀眾之處,不只在於乘務員每年春節都要忙碌在列車上,劇情最關鍵的結構設計是在列車停靠月臺後,母子見面只有3分鐘。3分鐘,為這次團圓帶來的時限感正是劇情張力所在。短片特意以3分鐘倒數計時的創作構思來強化這種時間感。片中,倒計時數字顯示在畫面上方,從列車進站時起,就時刻提醒著觀眾母子倆分離時刻的迫近。進站時,媽媽透過車窗看到了月臺上的兒子,但車門打開,她要先幫助乘客上下車,沒能第一時間去找兒子。由於月臺上的人太多,兒子也沒能第一時間找到媽媽。當孩子穿過月臺的人流找到媽媽,3分鐘的時間已經變成了2分鐘。母子倆見面擁抱,媽媽用急切的眼神等兒子開口,有趣的一幕發生了,片刻靜默後,兒子開始大聲背起了乘法口訣。原來,媽媽之前跟快要上小學的兒子開玩笑說,“如果不會背乘法表就不能上學,更見不到媽媽了。”月臺上,兒子並不流利地背誦著口訣,而這時,畫面上的倒數計時正在飛快地變化。媽媽不知如何是好,又不忍心打斷兒子,緊張的讀秒與孩子磕磕巴巴的背誦聲形成了反差,撥動著觀眾的心緒。當兒子背完了乘法口訣表,火車也啟動了。母子倆的短暫團圓,沒有幾句對話,卻留給觀眾無盡的回味。

  春運時節,有很多人因為工作,與親人近在咫尺卻不能停留,短片《三分鐘》就取材於這樣真實的事情。短片刷屏後,有熱心人找到了片中故事的人物原型,她就是中國鐵路廣州局集團有限公司廣九客運段深圳至烏魯木齊車隊列車員劉鐘。2017年1月24日,媒體以《月臺上4分鐘的愛》報導了劉鐘在列車經過湖南老家停靠衡陽站的4分鐘裡,見上兒子陳泓錦(小名丁丁)的故事。在《三分鐘》的首映禮上,導演陳可辛說,他第一眼看到這個故事,就認定要把它拍出來。短片中,丁丁給媽媽背《九九乘法表》,現實中,丁丁是給媽媽看拼音寫的“ma ma wo ai ni”。

  對於國人來說,春運是歸鄉或者尋找自己根系的旅程。而來自香港的導演陳可辛沒有經歷過春運,卻用樸實的畫面打動了無數觀眾,短片中無論春運

  手機拍攝電影自有優勢

  這部時長7分鐘的短片延續了陳可辛關注現實、故事化的敘事風格,更為特別的是這是一部全程用手機拍攝的短片,也是陳可辛受邀蘋果公司,首次使用手機拍攝電影短片。在分享自己的拍攝感受時,陳可辛表示,《三分鐘》在鏡頭呈現上給觀眾一些傳統影片不能觸及到的視角,當前的手機攝影技術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水準,不但可以為人們記錄日常生活,更可作為傳統電影攝影的一種鏡頭補充。手機拍攝的《三分鐘》,畫面中人物視野更為真實,短片中小男孩穿過月臺人流尋找母親的主觀鏡頭,就是把手機架在了小演員身前完成的,由此呈現出來的運動節奏和高度,更接近一個孩子的視角。

  如今,越來越多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年輕人,在用手機拍攝自己的作品。手機作為日常攜帶的工具,在便攜性上是攝影機遠不能及的。拍戲時一個狹小室內空間的拍攝,其實鏡頭後面需要相當大的空間來架設機器,而用手機這樣小巧的設備,即使在狹窄擁擠的列車車廂裡也可以自由取景。對於手機拍攝的優勢,陳可辛大為贊許:“相比笨重的攝像機,手機拍攝可以嘗試動態相機移動的效果,還帶來很多獨特的、不同的拍攝視角。比如可以把手機架到離演員非常近的地方去捕捉人物內心真實的情感,並且不會讓演員覺得被打擾,這是傳統大型攝像機近距離拍攝時不具有的優勢。”

  《三分鐘》上線播出後,不少網友驚訝于手機拍攝的畫面質感居然能達到大螢幕播出的效果,不過也有懂行的網友提醒:“不要以為你跟陳可辛的《三分鐘》之間只差一台iPhoneX,其實還差比手機貴好幾倍的穩定器、轉介面、鏡頭、無人機、掌鏡攝影師……”而在陳可辛看來,一切的輔助設備,都只是説明導演與觀眾建立情感連結的工具,拍戲最重要的不是技術,而是創意,技術只是工具,越來越便捷實用的工具為實現創意提供了可能。短片《三分鐘》在打動觀眾的同時也清晰地傳達出,未來可能會進入一個人人都是攝影師的時代,科技的發展正在讓更多普通人和影像愛好者,有機會去完成自己關於影像的夢想。

  本報記者 邱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