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新聞/巴黎恐襲2周年
巴黎恐襲2周年
2017年11月13日 09:35    稿件來源:中新網
/

  中新網11月13日電 (郭炘蔚)斯蒂芬妮·紮列夫的胳膊上紋著一只鳳凰的紋身,那裏有一個難以癒合的傷口。2年前,她在巴黎巴塔克蘭劇院恐襲中被彈片擊中,儘管得以倖存,但當晚的恐怖記憶永遠留在了她的腦海中。

  然而,2015年的巴黎恐襲所帶來的傷痕,遠遠不止鐫刻在130名遇難者的悼詞裏,和生還者的骨血之中。2年以來,針對平民日常生活的恐怖襲擊並未止歇,愈加嚴格的反恐措施顯示出了一些成效,卻也有防不勝防的缺憾。恐襲槍聲與爆炸聲的迴響,何時才能停止?

  【這裏不是“陵墓”】

  2015年11月13日,巴黎發生連環恐襲,包括巴塔克蘭劇院和法蘭西體育場等在內的多個地點遇襲,導致至少130人遇難。其中,3名身穿炸彈背心的男子闖入正在舉行搖滾演唱會的巴塔克蘭劇院,造成90人死亡。調查顯示,這次襲擊是由“伊斯蘭國”在敘利亞的領導層策劃,並由回流歐洲的成員執行。

  在遭遇襲擊一年之後,裝潢一新的巴塔克蘭劇院選擇了重新開放,首場演出是英國巨星Sting的演唱會。如今,劇院已經重開一年,劇院負責人朱爾斯·弗魯托斯(Jules Frutos)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表示,這一年裏,場地的平均上座率達到90%,樂迷們的回歸“令人鼓舞”。

  他表示,重新開放後的幾個月裏,組織演出並不容易。劇院重開的決定備受爭議,也有不少樂手並不願意回到這裏演出。但現在劇院正在一點點“重回正軌”,弗魯托斯稱,不應該把這座音樂廳看做“陵墓”。

  而對於襲擊的倖存者勞拉·勒維克來說,那場噩夢的2年之後,她仍然感覺肩上負擔著130名遇難者的重量,這讓她的生活“陷入僵局”。勒維克和其他數十名倖存者一樣,選擇了紋身來“重新掌控自己的身體,將恐怖變成一些美麗的東西”。

  大衛·布萊頓是研究身體藝術的社會學家,他表示,紋身能夠讓人們“重述發生的事情,紀念遇難者,和與死亡如此近距離擦肩而過的情緒影響”。他補充說,紋身往往也標誌著“內心的傷痕”。

  44歲的紮列夫則認為,她選擇的鳳凰紋身意味著“儘管那天晚上無比恐怖,但仍有許多事情值得為之而活”。

  【槍聲仍在迴響】

  巴黎恐襲之後,法國迅速頒佈了緊急狀態措施。然而,隨之而來的多次襲擊,讓這條措施在2年內延續了6次,到2017年11月1日,才被法國總統馬克龍簽署的反恐法取代。新的反恐法,將緊急狀態的部分措施常態化,受到了不少非議。

  與此同時,2年以來,僅僅是同樣針對娛樂場所的大規模襲擊,就包括2016年6月的美國奧蘭多市夜店襲擊,2017年新年的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市夜店襲擊,5月的英國曼徹斯特演唱會襲擊,和10月的拉斯維加斯演唱會襲擊等等。

  美國《W雜誌》網站稱,在這些活動中,陌生人因為共同的熱愛聚集到一起。對此的襲擊不僅是對生命的侵犯,也是對人群建立紐帶的空間的侵襲。而從法國尼斯、德國柏林、英國倫敦、西班牙巴賽隆納再到美國紐約,更多針對平民的襲擊仍在發生。

  近年來,恐襲的方式傾向“碎片化”。行兇者更多選擇開車衝撞人群、持刀砍殺、開槍襲擊等方式,襲擊策劃簡單,作案工具常見,襲擊對象又往往是缺乏嚴格安保措施的平民日常生活場景,存在“低技術、軟目標”的特點。這種襲擊很難被安全機構發現,令人防不勝防。

  另一方面,歐洲刑警組織曾在報告中指出,“伊斯蘭國”生存空間遭到極大打壓後,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極端分子陸續“回流”歐洲,將給各國帶來更大的反恐壓力。

  事實上,從根源上而言,中東地區難以平息的動盪局勢,和西方國家內部的未得解決的移民融入問題,構成了極端主義滋生蔓延的土壤。如果只是單純的進行“被動防禦”,恐襲爆炸聲與槍聲的迴響,恐怕難以終止。(完)

評論